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艺海淘沙-比尔陈琳油画

这里是我的油画艺术天地.有我的创作心得与体会.与你分享.

 
 
 

日志

 
 
关于我

我丑,我妈爱我。

网易考拉推荐

我爱台湾(之十)  

2013-12-08 08:44: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      湾(之十)

本想去“青鲲鯓”渔港看女人们是如何持刀杀鱼的。可是我去得晚了些,妇女们都下班回家了,只有几个小媳妇在收拾刀具。

青鲲鯓渔港,位于台南市将军区,是因为这里的沙洲在太阳的照射之下犹如一尾青色的鲲鱼在游动,因而得名为“青鲲鯓”。

随着东北季风的到来,从大陆顺风而下的乌鱼们成群结队、密密麻麻地向这里涌来,肥胖的乌鱼全都挺着一个硕大的肚皮,我想它们一定就是到这里来生孩子的。因为大陆正在流行异地生养。不少妇人想方设法都要去香港生出一个孩子来,为的就是孩子有了一纸过海出生证明,将来头顶上大概就会比别人多长出一些乌黑的头毛来。乌鱼也是如此,妊娠期到,飘洋过海为生育,都是为了追逐那个时代新潮流,一切为了下一代。

这个季节就是乌鱼们来此地产卵的大好时光,当地的渔民将这些乌鱼捕得,取出鱼卵,用盐淹制后压制一个月,然后晒干,据说每一块鱼卵能卖出两千台币。一条鱼有两片鱼卵,价格不菲。将晒制成的鱼卵切成小片,佐以大蒜、黄酒等佐料,其味极美。

正当我沉浸在这“青鲲鯓渔港”的美景之中,太阳却一个不小心就骨不溜地掉进了海中,慢慢地被那滔滔海水淹没,沉入海底,把握着拽回了这个尘世。发觉我所站之处,红亮亮的一盏路灯将海水映得通红。海风轻轻吹动岸上的榕树摇曳,令人欢喜。

尽管叶在飘零,但绿荫中枝干上多出了一些蓝色的精灵,那是萤火虫在夜色中起舞,瞬间变得生动靓丽。微风轻抚,枝头晃动,星星点点,宛如一颗颗蓝色的宝石。抬头上望,鸟儿已经栖息,啾啾地传递着私语,说不完的情话。这一切,多么静谧美好啊。

清晨六时驱车去台南后壁区菁寮村。后壁地处台南市最北端,居民人口27000人。这里具有丰富的水资源,所以遍种水稻,是台湾嘉南地区的鱼米之乡。相传清朝时期,这里盛产一种名为“青仔”的染料植物,故地名又为“青仔寮”,后来即为“菁寮”。

手把青秧插满田,

低头便见水中天。

心地清净方为好,

退步原来是向前。

可是,在这个秋收的季节里我是无法看见农民们大田插秧的。

轿车行驶在黎明的高速公路上。突然发现那黑漆漆的天幕更换了另外一个布景。大片着了火的霞光划破无边的黑暗,赤霞满天,好一幅奇异绚丽的景象。

火一样的霞光,泼辣而浓艳。朝霞以它的赤红最先冲开了黑暗,点亮了黎明前的那盏明灯!

赤霞深处,一大抹灿烂的金光泼洒而出,那亮光比绚丽的赤霞还要耀眼,骄阳正匿藏在这抹亮晃晃的金光后面。在熹微的天幕衬托下,奔放而带着泼辣的锦霞如熔岩喷发。赤红红映天灼地,热烈烈让天地如同着火一般,

黎明的朝霞燃烧在后壁的天空,穿透了我的瞳孔。

无意间,蓦然发现周围的一切骤然变得金黄,正是秋收季节,收割机轰轰隆隆地在稻田里傲傲地吼叫,好一幅火红的图画!

这是秋收的季节,金灿灿的水稻,散溢着秋意的浪漫,飒飒秋风荡涤尽胸中的积郁,让人神清气爽。粮食进仓瓜果飘香,梦中的储仓正悄悄地被装满。那成熟的果实,饱满得让人心醉。

我来到菁寮村“无米乐”社区,心中突然产生一种疑问:“没有米,农民们怎么能够乐得起来”?

原来,菁寮乡“无米乐”缘于一部名为《无米乐》的纪录电影。电影拍摄的是后壁区菁寮村种稻老农“昆滨伯”的故事,记录了他乐观的人生态度。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台风、庄稼病虫害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到来。但他们仍心情舒畅,随兴唱歌,坦然面对天灾人祸。心中没有太多的烦恼。这就叫做“农民没有米下锅,心中却是乐滋滋的,格外地高兴”!

由于这部电影呈现的是稻田风光和农家生活,点燃了高度商业化的台湾社会之怀旧情愫,后壁区菁寮村一夜成名。

恍然,人们惊奇地发现这个老旧乡村深藏的价值。在现代文明之前,这里曾是台湾的北上要道,集贸重镇。这里有着店铺林立的嫁妆一条街,还有印染、编织等名特产品。有老教堂和百年历史的小学校,是台湾乡村一座活生生的博物馆。

我拜访了“黄昆滨”老伯,并在他家作了一段时间的停留。听他给我讲述了许多农民的故事。然后,“昆滨伯”便带着我参观菁寮老街和过去的米坊。

“金德兴药铺”老板阮齐先生为我泡好了茶,翻出了珍藏的阮氏老家谱给我看,热情洋溢地为我讲述他家的创业史。

阮家从大陆福建省漳州府南靖县渡海来到台湾省台南府嘉义县,便落地生根。最初以私塾教授汉学为生,并开设了中药铺。

已超过两百四十多年历史的“金德兴药铺”于一九一零年由嘉义迁至后壁菁寮。因缘巧合无意间购得一大批药材,以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药材资源奇缺而大幅度提升了阮氏家族的社会地位。如今的“金德兴药铺”由阮氏第八代传人阮齐继承,虽早已停业,但“金德兴药铺”古色古香之阁楼仍是台湾罕见的古典建筑,依稀尚存当年的卓越风姿。吸引了不少来此观光的游客。

菁寮小学的老教师詹老师桃李满天下,分别时依依不舍,“叭”的一个立正,给了我一个标准的军礼。

菁寮村《无米乐》大米品牌张美雪女士一直陪同着我,与我一起分享本村的“割稻饭”美餐。还参观了《无米乐》的制米和包装过程。末了,张美雪女士还送了两袋《无米乐》大米给我。要我亲自下厨,尝一尝这台湾的优质大米之味。

中午,我在菁寮民宿的大通铺上睡了一个安逸的午觉。然后动身拜访了这个村子里的两位农民老太婆画家。她们农忙时忙农活,农闭时在家里画画,画风扑实,色彩鲜艳,画的全都是一些农民的生活。我很感动,也为她们的生活感到舒心。

如果有一天你能走在菁寮的社区,就会看到电影里的“昆滨伯”当街卖米,“文林伯”牵着这个社区最后的一头水牛与你擦肩而过,也会看到络绎于途的城里人来此买米、吃这里的“割稻饭”,逛菁寮老街,住菁寮民宿,睡菁寮大床通铺。

与大陆是一样的,“三农”的问题在台湾同样存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台湾工商业迅速发展,城市展现“磁吸”效应。人才、资金、建设重点涌向了城市。而三、四十年过去了,农村人口老化,基础建设停滞,失去了农村的生机。

重振乡村,一方面是实现社会的公平发展。还有更实际的作用,当城市里“遍地黄金”的岁月不再有了以后,“新农村”建设便吸引了劳动力要“上山下乡”,减轻城市的就业与人口的压力。

台湾的新农村建设叫“农村再生”, 按“农村再生”条例,凡乡村的公共卫生、基础建设、文物保存都可以向政府申请“再生资金”。

 

  评论这张
 
阅读(539)| 评论(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