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艺海淘沙-比尔陈琳油画

这里是我的油画艺术天地.有我的创作心得与体会.与你分享.

 
 
 

日志

 
 
关于我

我丑,我妈爱我。

网易考拉推荐

天堂之梦(11-52)  

2011-07-06 12:57: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7-61(登博客11-52)

 “哗啦啦”一夜的腹泻让我全身没有了力气。很想站起来做点什么,但似乎这个身子根本就不是我的。我一直都为我有坚强的体质而自豪。可谁知在我回家后却变得如此的脆弱。不光这一次,二○○八年回国途中也是如此

二○○八年的回国途中。我也不知道在火车上吃了些什么,上吐下泄的忙得不可开交。车到南京我已骨瘦如柴全身无力。回家调养总还是惦记着我那童年的山山水水。于是坚持着爬起来只身再去了那赤水河。与亲友们一起再访“庙高寺”。我专程徒步探望有我童年记忆的殿堂,以示虔诚。当地的村民见了我,都说我是庙高寺的“和尚”回来了。

谁知庙高寺已不复存在了,相应的是由两个火柴盒似的楼房伴随着阵阵拖着长长音符的朗朗读书声。光秃秃的除了原有的两棵樟树还以顽强的生命屹立在那里,见证着这里的曾经往事。巨大的黄桷古树已不见了踪影。就象漫画家张乐平笔下的三毛。三根起眼的头毛以证实这顶头上曾经有过毛。至于为什么只有三根毛?我想,三毛他本人也不一定知道。

那雄伟壮观的正殿,如今已被移为平地,在哪里竖立起一根象猴子尾巴一样的旗杆。孤怜怜地站着。告诉人们这里曾经是重要的位置。被剃了顶的庙高寺就象和尚头上烧出了两个瘤,一边一个,恰似生出的两只角,格外地引人注目。换其名曰:“庙高小学”。当钟声响起,孩子们象一群马蜂,蜂巢被某种东西剌激,楼上楼下,蜂拥而出。这是千年以来都末曾间断过的钟声,响彻在丘陵起伏的山沟里,带着阵阵的凄婉,似乎在给人诉说着什么。

庙高寺被彻底地摧毁了,但掛在我脸上的月芽儿依然明亮。儿时的记忆还是那样的清晰。永远也洗不干净的“黑骨头”仍是我心灵的伤痛。

虽然如此,我仍对童年充满着怀念。对于那些曾经给我带来伤痛的人还报有感恩。如若没有这些磨练,成就不了一幅精美的图画。

在告别了庙高寺不久,大地发怒了。轰轰隆隆连续地震使得汶川以及其它的地区倍受灾害,多少人就此乘鹤西去。多亏当今国家高度团结,一方有难八方支援。顺利地渡过了难关。

我是否还要去“庙高寺”呢?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