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艺海淘沙-比尔陈琳油画

这里是我的油画艺术天地.有我的创作心得与体会.与你分享.

 
 
 

日志

 
 
关于我

我丑,我妈爱我。

网易考拉推荐

天堂之梦(11-38)  

2011-05-21 18:32: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5-12(登博客11-38)

天堂之梦(11-38) - billchen96 - 艺海淘沙-陈琳

 

天堂之梦(11-38) - billchen96 - 艺海淘沙-陈琳

 

天堂之梦(11-38) - billchen96 - 艺海淘沙-陈琳

 

天堂之梦(11-38) - billchen96 - 艺海淘沙-陈琳

 

天堂之梦(11-38) - billchen96 - 艺海淘沙-陈琳

清晨五时与上海东方明珠公司赵先生上了从曼德勒开往蒲甘的轮船。太阳还没有从睡梦中醒来,船上早已熙熙攘攘,挤满了乘船的缅甸人。外国人的座位靠近船头,船员领着我们并安排了座位。我身旁紧座着几位缅甸妇女,她们送给我一串香甜可口的葡萄,我并没有丝毫地客气而将这葡萄吃了。

这是一艘慢船,几乎每一个码头都要停靠。这让我又想起了赤水河,童年的河中也是如此般地热闹,似乎这时光又将我带入了哪个年代。我今天不想画画,只想看看这热闹。听那赵先生不停地与我聊天。

我盲人摸象,谁知这伊洛瓦底江面越走越宽。就如同中国的长江,奔流不息的江水总是后浪推进着前浪。江两岸的景色好似非洲的丛林,高高的棕榈树只顶着几片伸张的叶子。娇漫的身材就如同缅甸姑娘头顶水罐婀娜的身躯。河床上不时出现几辆牛车,巨大的柚木轱辘占据了整个车身。倒叫人深感哪断臂“维娜斯”之逊色。

赵先生颇于健谈也独具个性,一台照像机,一只手表和一个背包让他走遍了整个东南亚。虽然他自我介绍是个人情趣爱好,纯属游玩。但他这一高雅的兴趣的确使他的人生增添了许多的色彩。

已经十五个小时的船行,江面如同长江入海口南通段的宽窄,江水滔滔一望无际,几十根刚建设好的桥墩谦虚地站在江中,夯实的身材如同座钟。铁桥正在架设之中。近几年缅甸的发展非常之快,各方面都凸显出这个国家独立自主的个性。人民忙于工作,有条不紊地跟随着世代的步伐向前迈进。

天早已黑了,伸手不见五指,只有船舱里灯火通明。在几声响亮的汽笛声中轮船才迟迟地停靠在蒲甘的码头上。我们提前背上了行李,船一靠稳就立即跳了上岸。在码头上我们用了十块美元办好了进入蒲甘的手续,这就是门票了。它是一张似同信用卡的卡片,在以后的住宿和游览都能派上用场。两人用了一千缅币租得一辆马车,马车夫帮助我们在娘乌镇找好了旅馆后再与我们谈好明日仍租用其车进入塔群。

蒲甘市由三个镇组成,即娘乌,发雅和蒲甘镇。这里曾经有过辉煌的历史。这个被誉为亚洲三大佛教遗址之一的蒲甘,根据记载13世纪全盛时期有大小佛塔与佛寺共五千多座。后经无情的战火蹂躏,加上1975年可怕的大地震,经过一番修补,外貌无损和屹立不倒的还有两千余座。这两千余座佛塔与佛寺,却无一雷同,圆顶的、尖顶的、没顶的都有。进入寺中,又是另一种感觉,大小的砖石或横或竖平地而起,堆砌成壮观而庄严的佛像。目前散布在伊洛瓦底江两岸的大片佛塔与佛寺,都统归入世界文化遗产,是受严格保护的历史古迹。可想而知,当知这伊洛瓦底黄金水道曾给予缅甸人民带来了盛世的繁荣。

马车穿行在塔群之中。我就象将军检阅三军一一巡视。我攀爬上一座塔顶对着塔群振臂高呼,感觉塔群群起呼应。一丝快意涌上心头,挥手致礼后双手合十,感慨这造物者的伟大。一位缅甸小伙子站在塔下问我“为什么发神经?”我说这是因为我很高兴。他说“你高兴我也很高兴。”

蒲甘王朝始终于849年到了1044年。在阿努律陀国王登基后蒲甘进入了鼎盛时期。虔诚的国王以小乘佛教为国教,并制定出多项的建国规划,在以后的250年里以至王朝没落为止,一个国王紧接着一个国王地在这富饶的伊洛瓦底江边,不断的建造佛塔及寺庙,美和伟大就这样日渐形成。国王一声令下,砍下了树木烧制出这火一样红色的砖头,再铺叠成精神信仰的千姿百势。的确,这塔群中就是没有一座相互雷同的佛塔。怎不叫人深深地感触蒲甘人民的大智大慧。马车穿行在塔与塔之间的丛林小道,一座宏状的金字塔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我惊奇这古希腊“胡福金字塔”何时移民到了蒲甘?却没有人面狮身守候在塔前。

看见蒲甘这样的古迹遗址,我忍不住就要惊叹,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和魄力,成就了这永远的伟大。我们今天看见的只是当年的极少部分,据说皇城及民居都是用柚木建造,自然早已消失。历史也曾记载一位国王为了阻止成吉思汗的入侵,拆掉1000多座佛塔以构筑工事。20世纪初,从西方来的“探险家”又剥下珍贵而精致的壁画,拿走生动的雕像,大多都安放在了柏林的博物馆里。1975年的一场大地震,毁坏不少塔群,可喜的是听说修复工程即将展开。

我虔诚地脱掉鞋袜进入塔中,一位深棕色少年向我走来。询问我是不是中国北京人?他自我介绍说“我母亲是当年北京支边知青,在云南瑞丽一所农场工作。后跑来了缅甸就再也没有回去过北京。”问我北京是不是很大?我说北京很大很大,也很美很美。她正在等候你和你的母亲回家。孩子流下了思乡的眼泪。

这位孩子的名字叫杨文春,喻意文革中的一个春天。高高的个子漆黑的皮肤,一双大大的眼睛似乎期盼着亲人的消息。他向我介绍这金字塔建于1163年蒲甘后第三代国王,名为“娜拉都”,由国王出资亲自督建。是蒲甘塔群中最大的佛塔了。建筑过程中砖与砖之间的粘合是用糯米,树脂,糖浆和牛奶调制而成。这国王非常地凶恶,为抢夺王位弑父杀兄。在阴谋得呈后又心存忏悔,因此建塔以记念其父兄。这塔中的两樽巨大的佛像一樽是国王的父亲,另一樽就是他的哥哥了。所以国王对此建筑质量也就相当地严格了。要求砖与砖之间不能有空隙,要针插不进。为其防地震还要在塔墙中放入上好的沙石竖柱。然后国王还要一块砖一块砖地亲自检查,如发现一丝空隙,立即将艺人砍手杀头。国王在其父兄的塑像前竖了两块砍手与杀头的石墩,让其父兄能亲眼目睹他的“忠心”。石墩现还留下十几公分深的刀痕,可想而知为建这一佛塔曾死残去了多少的工匠。

1165年印度入侵,这位国王在一次战役中被印度王战死,所以这座塔终未完工而没有了顶则成金字塔形状。的确如此,在1975年大地震中,蒲甘王宫倒塌无存,而这金字塔却安然无恙。

天边残阳一抹如画,夕阳无力地落在了“金字塔”身后的伊洛瓦底江中。火红的余辉点燃了千万佛塔顶上的火焰,好似支支蜡烛在燃烧,流出那沧桑岁月蹉跎的眼泪。或许这就是过分的投入则是衰败的开始,正如历史上任何奢华的王朝。失去了根的土地,泥土流失,绿意绝迹,人也就自然遗弃这块土地。当然更直接的理由还是,1287年成吉思汗的入侵结束了蒲甘王朝,一个曾经辉煌的王朝就只剩下这寂寞而华丽的身影。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2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